应无求

编辑:侄子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9 15:28:59
编辑 锁定
应无求,是电视剧《怪侠一枝梅》中人物,由萧正楠饰演[1] 
原名包来硬,由严嵩赐名应无求,离歌笑宿敌。
中文名
应无求
其他名称
包来硬
饰    演
萧正楠
配    音
孙晔
登场作品
电视剧《怪侠一枝梅
性    别
宿    敌
离歌笑
挚    爱
荆如忆

应无求人物经历

编辑
应无求,原名包来硬。现任锦衣卫指挥使严嵩的得力爪牙,为了权力地位心狠手辣!本来无求也是憨厚耿直之辈,只因当年歌笑抢走他最爱的女人如忆,为了对如忆的爱,答应如忆保护情郎,跟歌笑挑战权贵,却最终害死如忆。无求将所有的愤恨推到歌笑身上,要将歌笑置之死地。
萧正楠 饰 应无求 萧正楠 饰 应无求
包来硬自划一刀,斩断了过去,从此投靠严嵩,卑躬屈膝。严嵩给包来硬改名应无求,让他做锦衣卫指挥使,说“这件官服让多少人家破人亡,你能攀此位,应也无求了。”应无求也说,“五年前我学乖了,我把良心给吃了”。离歌笑曾问他,是不是非要我死,你才能回头。可实际上,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给如忆报仇,他要让如忆看到,他不是窝囊废。他也不是真的要杀离歌笑,而是想赢他,想让离歌笑承认,亲人爱人比正义更重要,应无求的选择才是正确的。在离歌笑为了救燕三娘而向应无求下跪之后,应无求释然了,放弃了和离歌笑同归于尽的机会,而是提出和他决斗。最终,应无求心满意足死在离歌笑手里,去见如忆[2] 

应无求相关人物

编辑
聪明貌美,善解人意,是标准的贤妻良母,跟歌笑有段凄美而短暂的爱情故事。他们彼此深爱,却不能得到视如大哥的无求认同,为了丈夫的忠义之举,如忆甘心牺牲,与如忆的回忆让歌笑刻骨铭心。
荆如忆 荆如忆
离歌笑有过人的头脑和身手,又曾位居高职,却因奸臣算计而痛失爱妻如忆,整日醉酒街头混沌度日,为了帮助海瑞而重出江湖,用计让另三位各怀绝技的高手与他合作。没想到这一恶战却让混沌已久的离歌笑清醒,组建“一枝梅”,在民间行侠仗义。成为“一枝梅”首领后,离歌笑昔日的幽默和睿智也逐渐重现,只是依旧对美酒无抵抗,总喜欢以沧桑男形象出现,除非为了解决任务才修修边幅。三位战友却知道,离歌笑的不羁和潇洒背后,还有对爱妻之死的内疚,心结未解。
曾为锦衣卫总指挥使,一生刚正不阿,是歌笑的精神导师。因揭露严嵩恶行而被连续迫害,后被歌笑、无求和如忆合力所救,隐姓埋名后化身私塾先生,照顾收养的孤儿和周围的乞儿,暗中帮助“一枝梅”收集重要信息和情报[3] 

应无求角色解读

编辑
他的眼眸是一泓清泉,倒映着属于自己的小小悲喜。笑的时候眉梢会微微挑起,漫天的星光都不及它璀璨。
以前看到人会怯怯的低下头去,如同无辜纯良的白兔。
他既不是武功盖世的大侠,也不是满腹经伦的才子,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只想凭着自己的努力,让心爱的女子活得无忧无虑,开开心心。
他没有平定天下的雄心壮志,也没有争名夺利的奢求贪念,他只想守着他爱的人,平平淡淡的过完这辈子。
可是天不遂人愿,一纸血书,让他和她从此踏上漫漫申冤路。他为她奔波。他为她下跪。他为她受辱。然而换来的却是她与其它男子的惊鸿一瞥,情生意动。明明拼尽了全力,那个人是救美的英雄,他却是卑微的路人甲。
洞房花烛夜,他笑着将她托负给那人,灼人的烈酒滑下喉咙,如同穿肠毒药。没有人看见他眼角的泪。一个小人物的悲喜,又有谁会关心呢?
那时,他是真心祝福他们的。就算心如刀割,就算肝肠寸断。
还记得他接受那对新人的敬茶时,痛入骨髓的眼神,让我的心都狠狠的纠起来。是!他胆小怕事,他没有离歌笑那样心怀天下的大志,可是他不曾让如忆受一点点委屈!
他是那样满怀希冀的将心爱的女子交到另一个男子手里,可是最后他看到的却是女子的尸体!
当年的离歌笑,是锦衣卫高层,是第一把交椅的郑东流恩之重之的人物。而应无求,或者说当年的包来硬,却是一个胆小懦弱卑微的乡下少年。
但是在同样面对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死去的时刻,离歌笑选择了逃避,而包来硬却选择了直面。
离歌笑看起来是冷静的,他记得制止震惊之下的来硬的蛮干,记得要夺回如忆的尸体,但是在这之后呢,他选择的是借酒消愁,隐入街头地下,去过浑浑噩噩,犹如行尸走肉的日子。
而来硬只是冲动了一下下,就立刻冷静下来,用自划一刀的方式割断了和过往的联系,冷静地开始策划复仇,先装作和离歌笑翻脸,然后小人样地卖友求荣,卑贱低首换得严嵩的信任和重用。
他抛弃了自尊和骄傲,抛弃了朋友和良心,甚至抛弃了自己的名字。只是单纯得为了复仇。
一直认为,离歌笑是用心去爱如忆,而来硬是用生命。他的一声只是为了这一个人而活。离歌笑颓废过重新来过,可以再细水长流的爱上三娘,而他这一生却认定一个人一条路走到黑,眼里心里满满的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
整个剧中,离歌笑一直是朝廷的对头,是严嵩的敌人,看起来风光无限的江湖怪侠,其实时时被追捕着的通缉犯。似乎他才是最苦大仇深的那个人。事实上,这样明目张胆和仇人对着干,比起另一个人,不知道要轻松多少。
所谓一步一步向上爬,独自杀出血路,手握权力的阳关道,和载朋载友,虽被通缉,却能一起游荡江湖的独木桥,他选择的是一条让自己不好过的路,如忆的死他最恨的是自己的无能,所以用一种类似自我惩罚的方式,承受着严嵩的肉体(踢打踹全套--唉,严嵩你个s)和精神折磨。
日日面对自己的仇人,在他面前做低伏小,卑躬屈膝,一脸奴才样子,多年如一日,为的只是对方彻底信任之后的雷霆一击。被踢打、被怒骂、被鄙视都没有关系,只要保得心头那一丝清明,记得最初的目的便好。
(剧里每次被严嵩踢打或者对严嵩献媚后,都会跟着一个无求表情的特写,那种眉眼间的冷然和不屑,还有微微扬起嘴角但是却没有丝毫笑意抵达眼角的自嘲,回看的时候每每都忍不住心痛。)
是什么让一个单纯懦弱,干净得仿佛一张白纸的少年,变得如此心计深沉,在仇人身边五年都丝毫没有露出端倪。没有人能一夜长大,未经历过怎知道成熟的代价。
严嵩说,“这件官服让多少人家破人亡,做梦也穿不上啊,你能攀此位,应也无求了吧。”这是应无求这个名字的由来。后来却觉得似乎可以有另一种解释。应无求,不是因为得到了一切心满意足而别无所求。而是因为看似揽尽一切,实则一无所有,一生所求只为一人,到头来却连自己也迷失。积压的情感使他太过偏执,只能选择走上一条万劫不复的道路。而所求,得几何?实所求,应为何?从改名应无求的那一刻,包来硬便随如忆一同死了。余下的只是一个出卖了灵魂只为复仇的躯壳,他的复仇之求,是罪,是苦,是烁烁寒锋,是滟滟鸩酒,累己,累人。实在,应也无求吧。
应无求对离歌笑的恨,并不是单纯的羡慕嫉妒恨,也许更多是对自己的无力的恨。他以为对方可以带给如忆幸福,结果却亲眼看到最重要的东西崩裂在眼前。不能原谅离歌笑,似乎就是在提醒他不能原谅自己,似乎原谅了离歌笑,那种心底一直牵绊的仇恨的神经就会变得脆弱,所以每次他一碰到离歌笑就剑拔弩张,像刺猬一样。
人一旦没有了要守护的东西,便也就没有什么好畏惧的了,离歌笑用借酒消愁来走出如忆的故事,他仍然有美好的未来,有三娘,有老胡和小梅,有更多的同伴。
可是对包来硬,从这一天起,他只活在过去。他从来没有打算过算计完严嵩后给自己留什么退路,因为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未来。
他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因为他完成这个目的,不是为了任何还活着的人。但是心底其实仍然一直有微弱的声音期望着别人能懂,有人能说一句我知道你没有变吧。所以每次离歌笑说坚决不能杀他,或者像最后墙头对峙一样,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派人阻止严嵩卖国的,你永远是以前的包来硬,不曾改变,他的眼神就特别清澈,流露出当年小兔子一样的干净的眼神。
离歌笑对他来说,是连累如忆死去的仇人,但是也是唯一见证过那些曾经幸福的往日的同路的亲人,他说好怀念跟着大哥一起办案的日子,我相信离歌笑选择相信的原因,是因为那一刻的眼神是确然真挚的。只是怀念依然,仇也依然。开弓没有回头箭,无求又何尝不是一样,一步一步把自己推到无法回头的深渊之中。
所以最后离歌笑应该是明白了应无求的,才会真正让他死在自己的手里,仇恨了结后,应无求已经根本没有求生之意了,早日去见如忆也许反而是成全他,真正的给他解脱。也所以到死的时候他表情才能如此淡定。
如果这样来理解,所谓的应无求到了最后一集突然精分的状态就可以理解了。想杀离歌笑是真的,想死在他手里也是真的,只不过都在报仇的前提下。
最后,他终于倒在离歌笑的脚下。长长的睫毛渐渐垂下,遮住了最后一丝眸光。
该高兴的不是么?这个卑鄙小人终于得到他应有的惩罚;该欢呼的不是么?老夫子的仇终于得报。
可是为什么我笑不出来?看着那张含笑而眠的脸,记忆的最深处,却是离歌笑从天而降的那一刻,青年蹲在地上,手忙脚乱的擦着脸,怯怯抬头的那一瞬。他明亮如神祈,他却卑微如蝼蚁。
“我终于可以比你早一点见到如忆了。”他微笑着说出这句话,眼中的光芒胜过漫天星光,遥远而温柔。在死前的最后一秒,他最牵挂的仍是她。
即使她最牵挂的,不是他。
他确实羡慕妒忌离歌笑,确实痛悔失去如忆,确实希望掌握权力,但是掌握权力,是为了能留住心爱的人,为了能守护住自己重视的东西,从来没有一刻是为了他自己。看到噩梦醒来推开身边姬妾的他,说你们都是我买来的,根本一个真心的人都没有,一直孤单着。就算这样,五年时光一点都没有冲淡他最初的执念,所以谁说他懦弱的!
来硬,就是坚强,敢于去担当。他母亲当年一语成真,确实是个好名字。
再回头看当年初初出现的那个青涩微笑的少年,才会发现他其实一直没有变[4]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电视剧形象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