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练习自杀

编辑:侄子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9 03:01:17
编辑 锁定
我要练习自杀,是香港一个社交网站上发起的组群。其创建人尚不知晓,但是可以肯定的说,这是一个人性严重扭曲的人所创建。事件曝光后,该自杀群组已被实时删除。香港警方已介入调查中。但事件在香港社会已引起广泛讨论。
中文名
我要练习自杀
类    型
香港社交网站Facebook
创建时间
2009年11月
登记人
180多

我要练习自杀简介

编辑
2009年11月初,在香港社交网站Facebook上,有人发起“我要练习自杀”群组,邀请青少年加入自杀行列。这一现象引起香港警方的关注。
这个自杀群组已有180多人登记。据说这些人约定于12月圣诞节前集体自杀,其中一名香港中学女生甚至因为“等不及”,11月初在香港天水围一间中学企图跳楼轻生,辅导社工发现事态严重,于24日将事件通知警方,整个事件才曝光。

我要练习自杀大致内容

编辑
“我要练习自杀”群组在网站上已出现一段时间,内容主要讨论自杀的方式,在被删除前已吸引近200人登记讨论,当中有人留言觉得生活不如意,觉得自己无用、自卑,又或者不满意自己的样貌等,因而感到精神困扰,没有生存意义等。另外也有人提议相约下月21日圣诞前一起寻死,并讨论自杀的方式,曾有自杀经验的“过来人”更详细描述整个自杀过程。

我要练习自杀警方分析

编辑
香港警方表示,参与该自杀群组的成员,不一定局限于香港,也可能包括海外人士。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的科技罪案组探员将接手调查这宗案件,暂时未有人被捕。
警方强调,根据香港法例,凡教唆或唆使他人自杀者,一经定罪,最高可被判入狱十四年。
元朗警区指挥官李建辉总警司表示,警方虽不会主动监察互联网活动,但在日前接获社工通报,有学生参与该个“我要练习自杀”的群组讨论后,已实时交由商业罪案调查科科技罪案组跟进,设法追查曾经浏览该个群组的人士,惟要确切追查到所有参与群组的人士有一定困难,因群组人士可能来自任何国家或海外地区[1] 
李建辉续称,有关群组的网页25日已被删除,警方会联同社署及教育局研究如何加强学校教育,灌输生命正能量给青少年,家长也有责任关注子女的行为表现。

我要练习自杀地方措施

编辑
近四十名元朗区中学校长11月26早举行周年大会,特区警方和教育局亦有派代表出席会议,期间亦讨论到这宗事件。元朗警区指挥官李建辉呼吁,学校和家长须加强留意青少年的上网行为,并向他们灌输积极的人生观。
香港特区保安局副局长黎栋国对事件表示,网络是虚拟世界,较难确定群组发起人的身份,难以估计开设群组的动机。他呼吁青少年要珍惜生命,面对困难应该寻找协助。

我要练习自杀建议

编辑
对于有人在社交网站发起自杀群组,香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自杀危机处理中心主任香慕茵响应指,近年发现越来越多人士在网上透露自杀意向,该中心虽然已设有专责部门跟进,但接触的人士只能透过网上对话,无法接触到他们身边的人,所以辅导难度比一般自杀求助者高。所以她认为,当局有需要增拨资源给辅导机构,发展网上支持服务。

我要练习自杀思考

编辑
1、香港青少年为何如此轻视生命
近年来,香港青少年不珍惜自己生命的现象令人忧虑。一些青少年漠视生命,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未能理解生命的意义,不知道人究竟为什么而活着。无法承受生命中的困难与挫折,是青少年轻视生命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2、网络为何成为自杀的工具?
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人,进入这个虚拟的空间,和陌生人讨论在现实生活中难以启齿的困惑。他们被压抑的心情可能由此得到排解,但也可能受到蛊惑和引诱,最终走上不归路。想自杀的人内心是孤独的,而在选择死亡方式的时候,他们却不愿意孤单地去死。因此,通过网络邀约“志同道合”者便成为一种选择。
3、集体自杀为何在青少年中会“占有市场”
自杀的事例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是源于抑郁症强迫症心理疾病。这些疾病的病根大多在少儿时期形成,但入学身体检查中并无心理疾病检测这一手段。社会应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形成正确的价值观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非社会 组织机构 社会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