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仙蕙

编辑:侄子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4 16:30:29
编辑 锁定
李仙蕙(684年-701)字秾辉,[1]  唐中宗所有女儿中排行第七。[2]  韦皇后所生之女中排行第三,初封永泰郡主。李仙蕙在其父李显复位东宫之后,以郡主身份下嫁武承嗣长子武延基。兄懿德太子李重润和夫魏王武延基私议二张兄弟与武则天内帏之事,为武则天杖杀。根据墓志铭记载事件发生后第二天,身怀有孕的李仙蕙因难产而死,但《资治通鉴》、《旧唐书》、《新唐书》等史书记载永泰郡主亦死于坐罪。中宗复位后追赠李仙蕙为永泰公主,以礼改葬,号墓为陵。1960年9月,永泰公主墓志铭出土。她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坟墓被冠称为“陵”的公主,规格与帝王相等。
中文名
李仙蕙
别    名
字秾辉
国    籍
中国(唐朝)
民    族
汉族
出生日期
684年
逝世日期
701年
职    业
唐中宗和韦皇后之女
封号公主
永泰郡主、永泰公主
同母姐姐
长宁公主永寿公主
同母妹妹
安乐公主李裹儿
同母哥哥
李重润
夫    君
武延基

李仙蕙人物生平

编辑
永泰公主(685年?-701)李仙蕙,字秾辉,唐中宗第七女,母为韦皇后,公主姿色艳丽,端庄娴雅,“使桃李之花为之逊色”,且才智聪慧,生知百行,中宗极其宠爱,[3]  圣历二年(699年),中宗被重新立为太子。第二年即久视元年九月六日,李仙蕙受封永泰郡主食邑一千五百户。下嫁武承嗣之子魏王武延基。大足中,其兄李重润和夫武延基忤武则天男宠张易之,为武后所杀。根据墓志铭记载事件发生后第二天,身怀有孕的李仙蕙因难产而死,但《资治通鉴》、《旧唐书》、《新唐书》等史书记载永泰郡主亦死于坐罪。中宗复位后追赠李仙蕙为永泰公主,以礼改葬,号墓为陵。1960年9月,永泰公主墓志铭出土。她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坟墓被冠称为“陵”的公主,规格与帝王相等。

李仙蕙母亲

关于公主的生平在出土的《唐永泰公主墓志铭》中有明确的记载:"高祖神尧皇帝之玄孙,太宗文武圣皇帝之曾孙,高宗天皇大帝之孙,皇上(唐中宗)之第七女也",不明白的就是公主的生母是谁?究竟是后宫嫔妃还是韦后?曾立人在〈关于永泰公主之死〉中认为永泰公主为韦后所生,但未作具体的论证;而拜根兴樊英峰合著的《永泰公主与永泰公主墓》一书作为研究永泰公主的第一部专著,则通过各种文献资料的记载,加以对照分析,详细论证了永泰公主确为韦后所生的事实。[4] 

李仙蕙活动

永泰公主降生于唐周轮替之时,虽身为皇室贵戚,但却由于大唐帝国内部的变故,使她在偏僻的均州、房州度过了平民式的童年生活。14岁时,永泰一家被女皇武则天召回。由于其父李显所处的微妙地位,永泰兄弟姐妹尽管迎来了衣食无忧的贵族生活,但政治风云变幻莫测,他们面临的仍是一系列难以预料的未知数。随着年龄的增长,永泰己步入婚龄。出于政治的考虑,在久视元年九月,永泰与嗣魏王武延基(武承嗣之子)缔结良缘,成百年之好。于是,邵王李重润以及新婚的永泰夫妇就成为李、武家族新一代的代言人。后来,他们议论二张的恶行,触怒女皇,一场悲剧宣告开场.[4] 

李仙蕙家族成员

编辑

李仙蕙父亲

李仙蕙生母

李仙蕙夫君

李仙蕙同母哥哥

李显长子即邵王李重润

李仙蕙同母姐妹

李仙蕙轶事典故

编辑
一千多年后首先进入墓道的人,还忽然发现了骇人的场景:在墓道的尽头,有一副死人骨架歪斜地坐在墙根,是二十多岁的男人骨架,一般认为他是盗墓者,因为死者的上方开了一个很大盗洞,又不知被谁(很可能是想独吞财宝的同伙)堵住,这位被陷害的盗墓者,只有颓然无助地死在这里,墙上还留下触目惊心的黑手印。
  但喜欢浪漫哀情的人,却愿意相信另一种说法:这个一碰即散的骨架,最初被发现时,手里拿着一个龟甲,上面刻着“之闵,永泰,生生世世……”这龟甲和永泰公主的一部分尸骨,后来说不清楚散失到哪里去了。
  这不是一堆吓人的尸骨,而是一位英俊有才又痴情的男子,他叫宋之闵,是唐代诗人宋之问的堂弟。宋之问很有才华,很巴结张氏兄弟,甚至给张易之端溺壶、倒尿盆,因而也很受武则天赏识。由于堂哥的关系,宋之闵认识了李仙蕙小姐——那时候她还是郡主,因为她父亲当时被武则天厌弃,贬为庐陵王。这段爱情,本来很有可能成为美好姻缘,谁知李仙蕙忽然荣升为公主,她中意的宋之闵自然也配不起她的高贵身份了。
  永泰公主出嫁后,宋之闵在思念和愁苦中渡过了两年时光。忽然听说永泰公主被打死了!他寻到陵墓,掏了一个洞下去,整日不吃不喝,只枯坐在墓中,状如身心俱死。他的好心的朋友,只好将洞口封闭填埋,成全了这位想与永泰公主生同心,死同穴的痴情男子。
  只当这个故事是个传说吧!没有传说的历史实在叫人灰心丧气、索然无味。——见尚爱兰中国公主》之《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永泰公主》

李仙蕙公主墓

编辑

李仙蕙陵墓位置

位于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北部。

李仙蕙陵墓发掘

永泰公主墓位于乾县北部。永泰公主是唐中宗李显的第七个女儿,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孙女,名仙蕙,字秾辉。唐长安元年(701年)死在洛阳,时年仅17岁。后与她丈夫武延基合葬在一起,陪葬乾陵
永泰公主陵陪葬品丰富,墓制宏大,封土堆高14米,东西南北各长56米,占地90.75亩,墓室全长87.5米,宽3.9米,深16.7米。此墓虽然被盗过,出土文物仍很丰富,共达1354件,其中各类彩绘、唐三彩俑占878件。墓内有1200多平方米的壁画,画面以人物为主,颜色鲜艳生动(后为空气氧化失色),是研究唐代历史极为重要的第一手资料。
永泰公主墓是属封土堆墓,其墓穴是砖砌墓,由墓道、过洞、天井、雨道、墓室构成,全长87.5米。墓道是一条宽约2米的斜坡,入过洞而至雨道,两旁洞墙内有6个小龛,里面放着彩绘陶涌、骑马俑、三彩马及陶瓷器皿等随葬品,造型逼真、工艺精湛。从墓道到墓室还绘有丰富多彩的壁画,有宫廷仪仗队,以及天体图、宫女图等。尤其是墓室中放置的一具石椁,石壁上线刻着15幅画面的仕女人物画,其造型之美,实为罕见。此外,石椁两扇门的顶部,还刻着一对鸳鸯,张开羽翼,相向飞舞,象征着墓内主人夫妻恩爱。
出墓道,直上墓顶,可看到临近的章怀、懿德太子墓等。墓前有陈列室,存放着出土的随葬品。
1960年8月至1962年4月,国家对该墓进行发掘清理。这是解放以来发掘的唐墓中最大的一座。墓的四周有围墙,围墙南北长275米,东西长220米。墓区总面积为6050平方米。南门外排列着石狮一对、石人两对、华表一对,具有的规模。墓冢封土为覆斗形,高14米,每边长56米。墓为斜坡土洞砖室墓,全墓由墓道、五个过洞、六个天井、俑道、八个便房和前后墓室组成。象征永泰公主生前居住的多宅院落。墓道长87.5米,宽3.7米。墓道两则画有巨大的青龙、白虎和身穿紫、红、绿战袍,头戴幞巾、腰佩贴金宝剑的武士,最后两个牵着彩色马。他们排列在阙楼和六戟兵器架前,组成威严的仪仗队。中间为男女各半的侍从。墓前室以侍女为主,他们体态丰盈,表情各异,栩栩如生,是唐墓壁画中的杰作。天井两侧的八个便房内放首各种三彩俑和陶、瓷器等随葬品。俑类中有男女骑马俑、胡骑俑、武士俑、镇墓兽和各种动物俑。特别是三彩俑,在造型和色釉方面,都反应了唐代陶瓷工艺的高超水平。

李仙蕙陵墓形制

在发掘之前,考古队根据实地勘查到的资料和百姓提供的线索,一致认为此墓内埋葬的是武则天次之章怀太子李贤。因为该墓的位置距离乾陵最近;且墓前石刻数量众多,保存相当完整,尤其是一对石蹲狮,其造型精美程度与乾陵御道前的石狮不相上下;另外墓的封土又高又大,群众称其为"方冢"。鉴于史册的明确记载,在乾陵陪葬的17位死者中,似乎也只有李贤才能拥有如此精美的石刻和广阔的陵园。直到此墓出土了永泰公主墓志铭之后,人们才彻底搞清了此墓的归属。有关"号墓为陵"的记载文献中极少,现实的范例更罕见难寻。真正按"号墓为陵"制度建造,又在文献上有明确记载的只有懿德太子墓和永泰公主墓两座。"号墓为陵"的墓葬无论是地面还是地下,其规模、随葬品数量、葬具规格等都比同时期同等地位身份的墓葬高得多。仅从墓葬形制来说,永泰公主墓可以作为研究唐代陵园的一个典范。[4] 
号墓为陵的原因
除了对陵墓本身的研究,人们还在探讨,为什么毫无政绩可言的永泰公主能够在死后享有"号墓为陵"的殊荣?到底如何看待唐中宗不惜巨资,施加"特恩",逾制为死去的女儿建造坟墓呢?第一种观点认为这与当时李、武斗争有关,表现了李家政治上的复辟;[5]  第二种观点主张永泰公主"号墓为陵"可能出于韦后、安乐公主等人的意见,中宗无能,她们借此为自己制造先例(见武伯纶:《唐永泰公主墓志铭》);第三种观点则说中宗内心其实对母亲的残忍有所不满,故复位后,平反冤案,对其子女号墓为陵就是具体的措施之一;第四,拜根兴、樊英峰在《永泰公主与永泰公主墓》中评论了前人的观点,认为自武则天执政后,唐朝全社会妇女的地位有了较大程度的提高,这样的社会背景为永泰公主"号墓为陵"提供了条件,又由于永泰公主是中宗和韦后的嫡生女儿,她是因为反对武则天的男宠二张专权含冤而死的,当时中宗迫于时势参与了对整个事件的处理,因而他重掌政权后为女儿平冤昭雪也是理所当然的。追封死去的女儿,使她享受生前没能得到的荣耀与恩惠,中宗夫妇也可以取得心理平衡和慰藉。[4] 

李仙蕙永泰公主墓志

大唐永泰公主墓志铭太常少卿兼修国史臣徐彦伯奉勅撰
臣闻绛河南澳,天女悬于景纬;湘巌北渚,帝子结于芳云。是以彼莪者,唐赞肃雍之礼;坎其击鼓,殷作配之仪。则王姬之宠灵光赫,其所由来者尚矣。公主讳仙蕙,字秾辉,高祖神尧皇帝之玄孙,太宗文武圣皇帝之曾孙,高宗天皇大帝之孙,皇上之第七女也。倬矣帝唐,丽哉神圣,故以轥轹于王表,葳甤于□国,尚矣。公主发瑶台之光,含珠树之芳,蓄兑灵以纂懿,融须编而启祥。神授四德,生知百行,郁穆韶润,清明爽烈,琼蕤泛彩,拂秾李之花;翠羽凝鲜,缀香苕之叶。是以奉言彤史,承训紫闺,敏学云□,雕词锦缛。歌庶姜之绝风,吟师氏之明诰。动必由礼,备保傅之容;言斯可则,兴后皇之叹。慧志罔渝,韶音允塞,天光诞集,楙册遄开,宠盛簪珥,邑延汤沐,大启平阳之园,俄闻单伯之送。以久视元年九月六日,有制封永泰郡主,食邑一千户。嗣魏王武延基,濯龙英戚,嘉鱼硕望,国乐攒于厥躬,琳琅夺于群寳。阙父之子,独预王姻;齐侯之家,仍为主第。结缡门,□粹河洲,宝弓藏椟,纷泌泉之上;神珰蕴笥,烁炎库之庭。紫罽盈軿,黄珪委绶,泽□结锁,番奁凝镜,蔚金翠于西城,降歌钟于北阙。自蛟丧雄锷,鸾愁孤影,槐火未移,柏舟空泛,珠胎毁月,怨十里之无香;琼萼凋春,忿双童之秘药。女娥篪曲,乘碧烟而忽去;弄玉箫声,入彩云而不返。呜呼哀哉!以大足元年九月四日薨,春秋十有七。
皇帝在昔监国,情钟筑馆,悲苍昊之不仁,叹皇罃之无禄。宝图伊始,天命惟新,顾复兴念,追崇峻典。铜岩北麓,剑水东湍,赋列千乘,家开万井。疏彤壤之赡腴,锡□泉之首命,读平原之诔,已彻神明;循谷也之篇,竟闻同穴。以神龙元年追封为永泰公主。粤二年岁次景午五月癸卯朔十八日庚申,有制,令所司备礼与故驸马都尉合窆于奉天之北原,陪葬乾陵,礼也。缟驾纷纷,頳旌扫云。香袿□灭,哀挽风分。红癣浓兮碑字古,苍山合兮山道曛,珠襦玉匣竟何向,石马陵边皇女坟。其铭曰:
宝系重光,葳甤焜煌。于穆不已,明明天子。克诞王姬,颜如桃李。桃李伊秾,王姬肃雍。柔嘉弈德,婉嫕其容,其□允淑,既温而肃。铣镜含葩,琼蕤可掬。委委蛇蛇,如山如河。风栖楼柱,龙盘织梭。百行无阙,降嫔登月,双带结缡,六珈环发。神剑难驻,仙云易歇。仙云歇兮恸睿情,玉管颻扬无留声,蟏蛸飞兮锦笥灭,蝘蜒去兮银墀倾。哀缟挽兮露□解,徂灵輴兮日少晶。奉天山兮茫茫,青松黛栝森作行,泉闺夜台相窅窱,千秋万岁何时晓?

李仙蕙死因谜

永泰公主,香魂依依;众说纷纭,扑朔迷离。生于帝王之家,唐中宗李显之女,武则天之孙女;喜荣华正好,年仅妙龄十之有七;恨无常早降,祸起萧墙一命归西。生之尊贵,葬之显赫,死因神秘。
关于永泰公主的死因,文献记载,唐大足元年九月,永泰郡主(时李显为庐陵王)因参与议论张易之兄弟“何得恣入宫中”,为武则天所杀害。一千多年来史学家无有异议。1982年在永泰公主墓中出土了《大唐故永泰公主志铭》墓石后,遂引起对永泰公主死因的争论。有三种意见:
一说根据《新唐书》、《旧唐书》和《资治通鉴》等史书的记载,论证永泰公主为武则天所害。
《新唐书卷四·则天顺圣武皇后纪》记载:“大足元年,九月壬申,杀邵王重润及永泰郡主、主婿武延基。”《新唐书卷83诸帝公主传》[6]  :永泰公主“大足中,忤张易之、为武后所杀。”《新唐书卷八十一李重润传》[7]  :“大足中,张易之兄弟得幸武后,或谮重润与其女弟永泰郡主及主婿窃议,后怒,杖杀之。”《新唐书卷206》说:“武延基长安初与妻永泰郡主及邵王私语张易之兄弟事,后忿争,语闻,后怒,令自杀。”《旧唐书张行成传记载:“后既春秋高,易之兄弟专政,邵王重润与永泰郡主窃议,皆得罪缢死。”《旧唐书卷104·张行成传》:“中宗为皇太子,太子男邵王重润及女弟永泰郡主窃言二张专政,易之诉于则天,付太子自鞫问处置,太子并自缢杀之。”《资治通鉴卷207》[8]  记载:“太后春秋高,政事多委张易之兄弟,邵王重润与其妹永泰郡主、主婿魏王武延基窃议其事。易之诉于太后,九月,壬申,太后皆逼令自杀。”尽管这些史书在记载公主的死法上有所出入(令自杀或缢杀或杖杀),但不管采用何种方法,公主死于武则天之手则是毋庸置疑的。永泰死时还只是个郡主,直到武则天死后,中宗继位,才为其翻案,改封公主,并陪葬乾陵的。
二说永泰公主死于难产。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发掘永泰公主之墓,墓室得《大唐故永泰公主志铭》碑。有人考释1960年9月出土的《唐永泰公主墓志铭》[9]  后,竟发现永泰公主的死因与史书所说全然不同。从墓志铭中“自蛟丧雄愕,鸾愁孤影,槐火未移,柏舟空泛”来看,是隐喻武延基被杀,永泰公主为他守寡而孤独地生活着,并未同罹其害。墓志铭还有一段有趣的文字,说:“(永泰公主)珠胎毁月,怨十里之无香,琼萼调春,忿双童之秘药。女娥**曲,重碧烟而忽去。弄玉萧声,入彩云而不返。呜呼哀哉!以大足元年九月四日薨,春秋十有七。”这就清楚地告诉人们,永泰公主不是武则天直接害死的,而是由于怀孕患病致死。因此,旧史书的记载应予否定。
同时有人有专家根据永泰公主墓出土十一块骨盆碎片,复原了永泰公主之骨盆,经科学测量与鉴定,认为“永泰公主骨盆各部位较之同龄女性骨盆都显得狭小,并结合墓志铭“珠胎毁月”句,断定“永泰公主死于难产”,而非其祖母武则天所杀害。[10] 
一说永泰公主被武则天毒死。其理由是:一,史书记载武则天杀李重润、永泰公主及武延基于“九月壬申”,即九月初三,这个时间仅仅比墓志铭所记永泰公主死曰“九月初四”早一天,故不能说永泰公主之死与李重润、武延基的事毫无联系。二,尽管唐代律法中有孕妇犯罪可缓刑的规定,但不等于惯用刑杀的武则天对永泰公主免于处死,至多也只是缓刑而已。这恐怕才是墓志铭中“槐火未移”的真正所指。三,永泰公主未遭杀害,却又突然死去,可能是由于其夫被杀,精神受到打击而小产病亡,或者是服毒坠胎而死,也有可能是武则天采取其他手段使她流产而丧生。永泰公主墓志铭有“自蛟丧雄锷,鸾愁孤影;槐火未移,柏舟空泛”句。有人判断,“自蛟丧雄锷,鸾愁孤影”,说明永泰公主丈夫武延基丧命于利刃后,永泰公主仍孤单生活。“槐火未移,柏舟空泛”,说明焚烧大槐树之火,即杀武延基之事,虽然未波及公主,但她不久亦死去。墓志铭另有“珠胎毁月,怨十里之无香”句。“珠胎”为怀孕,“珠胎毁月”当是志文作者隐喻公主被武则天所毁。因身怀有孕,不立斩或杖杀,而缓期逼令服药自杀。这就是“自蛟丧雄锷,鸾愁孤影”,所谓永泰公主之“守寡生活”。
皇亲国戚金波粒,冷酷无常索香魂。
可是,还有人基本上接受对墓志铭所作的考释,但仍坚持传统的观点,认为造成永泰公主等死亡的首要原因是武则天的加害,而永泰公主怀孕患病则是次要原因。
关于永泰公主的死因,说法种种,尚难判定。

李仙蕙艺术形象

编辑

李仙蕙文学作品

书名:《永泰公主与永泰公主墓》
分类: 历史
作者:拜根兴/樊英峰
丛书名:乾陵人物丛书
开精装: 32开,平装
出版日期:
简介:
《永泰公主与永泰公主墓》记述了唐代因触怒女皇而死于非命的永泰公主李仙蕙短暂而传奇的一生,并对其陵墓的建造、设计、墓内壁画及出土器物等进行介绍。《永泰公主与永泰公主墓》内容包括:永泰出生前唐朝的政局、唐中宗继位、降临人世的悲哀、从均州到房州等。

李仙蕙文学形象

2012年魏子瑜长篇章回体小说《朱雀门》
永泰县主、永泰郡主、魏王妃、永泰公主:李仙蕙
小说《朱雀门》中李仙蕙是绝对意义上的第一女主角,这是一个单纯而善良的女孩,她原本安于简单而恬静的市井生活,甚至向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逸生活!但是被家族命运裹挟的她,最终还是被父母带进了朱雀门内的是非场,身为“帝女琼萼”的她最终也难逃婚姻爱情成为政治工具,成为各个利益集团抢夺的目标。
从一开始李仙蕙就是可悲的,她人生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就是命运的必然,但是同时她也是幸运的,在众多政治联姻的对象之中,李仙蕙遇到了真心至爱着自己的继魏王武延基。在一番香天芳地的倾国之恋之后,李仙蕙以娇弱之躯,抵挡住了各种非议,毅然决然的嫁入了已经败落的父辈政敌之家——魏王府,成为了尊贵只逊于太平公主的永泰郡主、魏王妃,与武延基结成了羡煞世人的恩爱伉俪。
但是成为魏王妃之后,李仙蕙却最终被夫家败落可能带来的政治后果产生了深深的恐惧,唐代驸马们因为政治而遭遇悲惨命运的历史让她日夜难安。惊恐的李仙蕙最终暗地里干涉了其兄长——皇太孙邵亲王李重润的婚姻,间接导致了准太孙妃裴环的自杀。
李重润因为未婚妻的死痛苦不已,被悲伤扭曲的李重润最终冒犯武则天,惹来了杀身之祸!与李重润亲如兄弟的武延基毅然保护李重润,因而与李重润一道被武则天杖毙。此时身怀六甲的李仙蕙同时失去了疼爱自己的兄长和至爱自己的恋人,在自责和哀伤的重重打击下,李仙蕙最终选择了自杀,在丈夫和兄长双双被杀的第二天,在宫廷的牢狱之中结束了自己青春正妍的生命。
李重润及李仙蕙兄妹的死,最终给中宗夫妇带来了致命的打击,唐中宗李显和韦后因此逐步扭曲,最终导致了“韦后乱政”、“节愍太子玄武门之变”乃至于“李隆基唐隆之变”的爆发,在小说《朱雀门》中是承接后篇的决定性情节。
参考资料
  • 1.    《永泰公主墓志铭》:“公主讳仙蕙,字秾辉”。
  • 2.    《唐永泰公主墓志铭》 高祖神尧皇帝之玄孙,太宗文武圣皇帝之曾孙,高宗天皇大帝之孙,皇上(唐中宗)之第七女也
  • 3.    《永泰公主墓志铭》 公主发瑶台之光,含珠树之芳,蓄兑灵以纂懿,融须编而启祥。神授四德,生知□行,郁穆韶润,清明爽烈,琼甤泛彩,拂秾李之花;翠羽凝鲜,缀香苕之叶。是以奉言彤史,承训紫闺,敏学云□,雕词锦缛。歌庶姜之绝风,吟师氏之明诰。动必由礼,备保傅之容;言斯可则,兴后皇之叹。慧志罔渝,韶音允塞,天光诞集,茂册遄开,宠盛簪珥,邑延汤沐,大启平阳之园,俄闻单伯之送。
  • 4.    学术界对永泰公主和永泰公主墓的研究  .乾陵唐文化网.2008-08-12[引用日期2014-06-6]
  • 5.    王仁波:《懿德太子墓所表现的唐代皇室埋葬制度》,《中国考古学会第一届年会论文集》,1979年。
  • 6.    新唐书  .国学网.2012-10-11[引用日期2014-06-6]
  • 7.    新唐书卷八十一 列传第六  .国学网.2012-10-11[引用日期2014-06-6]
  • 8.    资治通鉴卷207  .国学网.2012-10-11[引用日期2014-06-6]
  • 9.    《唐永泰公主墓志铭》,《文物》1963年第1期。
  • 10.    《阎文斗:《千古悬案--永泰公主死之谜》,《视野》1981年第5期。》
词条标签:
人物